第006章 手绳(1 / 1)

将酒坛扔在地上,萧尽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凤俊伯的教育是成功的,北国双壁,一抹颜色,两种风姿。一样的惊才绝艳,一样的让人骄傲,可他的教育也是失败的,压抑人性的教养,终究还是会有爆发的时候……”

凤景瑜沉思,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萧尽双手环胸靠在倚在一颗树上,手指轻轻摩挲着骨扇,唇角挂着浅浅的弧度,语气平静轻缓,“你觉得,他渴望父爱母爱吗?”

凤景瑜犹豫许久,“想来,应该有吧。苏夙其实很喜欢他,哪怕病得无法下榻也总喜欢逗他,越逗他就越不肯说话,越没好脸色。但是,他却每月都盼望去见母亲的那一天,纵使母亲不在了,他仍然在门口等……”

萧尽唇角的弧度似乎深了一些,声调平和,“凤景瑜,你真的,很混蛋……”

凤景瑜垂眸,“是啊……哪有孩子不渴望父母的爱和陪伴……”

“确实,他渴望父爱母爱,可他面对这爱的时候,无所适从,不知表达。”虽然萧尽的话依旧平静轻缓,垂下的眸子里却染上嘲弄和悲凉,“一边心里有对爱的渴望却与现实隔离,一边接受着近乎苛刻的教养……你难道没发现,他不是话少,而是自闭吗?”

凤景瑜一惊,“难道不是因为性子扭捏或者在一些事情上有一些小叛逆?”

萧尽游历十方世界万年,真的说什么事情都见过也不为过了,“他这种自闭应该是只表现在情感方面。”

凤景瑜沉默地看着萧尽,后者压下心中升起的莫名烦燥,“涉及到情感的波动,他就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去交流,喜欢的事物碰上来,有行为却总与心里的愿望相违,他不知所措,不知知道如何做出反应最后只能一味地拒绝,这不是叛逆和扭捏,他是没有这个能力,天生不懂不会。这样的孩子,被称为星星的孩子,犹如天上的星星,一人一个世界,独自闪烁。所以你说,童年的不正常会对人有多大影响?”

长久的沉默,凤景瑜才开口,有些怅然若失,“这几年我常常想,若是君陌同我相处时是像你和我相处的情景,该多好……”

“你想多了。”萧尽毫不客气地拆他的台,叹了口气,才又说,“心静则身安,人静心不浮。凤宸是很静,但他太静了,他是少年郎,不是老和尚。”

“你有办法去改变他对吗?”凤景瑜从来不怀疑萧尽的能力和见识。

“让他去尝试他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什么匡扶正道,浩然正气的,都不要急,少年的肩应该担起草长莺飞和清风明月,女孩的眼应该藏下星辰大海和万丈光芒,这个年纪,本就应当满是美好的事物啊。我觉得他应该去做一些没有做过的事,融入人群,他是人,应该有欲望,趁着他还年轻,只要不触碰伦理道德的底线,去生活,去经历,去犯错,去跌倒,去胜利,去成长,然后回头看看,一笑而过。”看着静谧的夜空,又缓缓开口,“他还年轻,长长的人生可以受一点点风浪,那将是他一生的财富,只有在年轻时经历这些,以后的路才会越走越稳。”

“明明你也才十五岁,也是应当满是美好事物的时候,却活得像个老者……”萧尽的样子,让凤景瑜想到了他的童年,不幸的人要用一生去治愈童年,萧尽也是那类人吧,萧尽的母亲亏欠他很多,而他又何尝不是亏欠君陌很多呢。

有些伤痛,何可言、何能言、何处言,有些经历,不可说、不能说、不必说,沉默并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一言难尽,或者,是不会表达……

萧尽垂眸轻笑,眸色落寞,“有些话,趁早说。”

“我……”凤景瑜犹豫,觉得不知道如何开口。

萧尽心里的烦燥又升起来,语气毫无起伏,“闭上眼睛想像一下,你已经七老八十了,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你想到什么?最后悔的事是什么?”白了他一眼,“你对着佛祖许愿,求求您再让我年轻一次吧。佛祖说:好的。于是你睁开眼一看,回到了今天,那这次,你打算怎么做?”

凤景瑜长舒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萧尽负手走远,“擦粉进棺材,死要面子!”

凤景瑜追上去,“着什么急,你知道花朝堂在哪儿吗?”

回到孟春堂的凤宸坐在书案前,看到案角摆着的锦盒,拿到面前打开,是一枚羊脂白玉平安扣,上面铭刻着繁复的古怪花纹,似花纹似符篆,诡异又出奇的和谐,下面坠着一条银色的络子,看了一会儿,最后挂在腰上,与那枚通行玉坠比邻。

就在平安扣戴好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左腕上,凭空出现了一个手绳,红、白、黑三色编织的金刚结手绳,凤宸疑惑的伸手看了看,红色是红绳,而白色和黑色混在一起,像是……头发?两种颜色的头发?!接头处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阴沉木牌,正面刻着一个手持彼岸花的卧弥勒,翻过来看后面刻着两个字,认真辨认片刻,不是他所熟识的任何一种文字。

试着将手绳摘下来,结果试了几次,换了几种方法都无济于事,不由得皱了眉,这个手绳显然不是凡物,上面的灵气很浓郁,可能是件法器。思索片刻,目光落在腰间的平安扣上,他是戴上这个之后手腕上才出现的手绳,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伸手将平安扣摘下来,再去看手腕,手绳依旧在,试着摘了一下,依旧无济于事……

平安扣是萧尽送的,那这手绳是不是也同萧尽有关系呢?耳边传来门响声,想来是萧尽回来了,看了眼窗外,已然要大亮,这个时候回来……目光又重新落在腕上的手绳上,最后还是重新束了腕带,将手绳盖在下面。

最新小说: 我的靠山好几座 都市仙帝奶爸 护崽心切的我决定做修仙大佬 林正英的爱徒 大魏读书人 一切从鹿妖开始 仙界刁民 妻子是一周目boss 穿越成女生后的若干事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