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不亏(1 / 1)

门口传来敲门声,凤宸顿了一下,起身去开门,“父亲。”

见他站在门口没有让开让自己进去的意思,凤景瑜叹了口气,“陪我走走。”

“是。”凤宸点头,跟在身后。

两人走了一段,凤景瑜才道,“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你都这么大了,你母亲也走了快十三年了,她若知道你如此出色,定会十分开怀……”

凤宸垂眸,目光有些恍然。

“可是,她也会担忧……”话锋一转,凤景瑜没有去看凤宸,“想来你是恨过我的吧?”

凤宸抬眼看向凤景瑜,抿唇,“不曾。”

凤景瑜又道,“其实,我是恨过你的。”

听到这句话,凤宸依旧面无表情,好似这话是对旁人说的一样,凤景瑜继续道,“你母亲体质特殊,难以有孕,本来我们以为这一生就淮安这一个孩子了,却又迎接了你的到来,你不知道,当初得知有了你时,她有多开心,我却始终担忧她的身体吃不消,是然后来在生你时难产落了病根,我觉得是你害了你母亲,可是我心里又明白这同你并无关系,甚至你母亲都劝不动我,我只是需要一个出口发泄心里的不安、恐惧……越是到后来,心里浓浓的愧疚越让我无法面对你……关于这些,我需要跟你道歉,对不起,对于你的幼年,我同样需要跟你道歉,对不起,因为我的糊涂和霸道,让你受了不少委屈,也造就了你如今的性格……”

凤宸眸色不明,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君陌,父亲很抱歉……这些年,苦了你,也亏欠你良多……”凤景瑜苦笑,“小崽子说的对啊,我确实很混蛋!”

凤宸抬眼,“他……骂您?”

“他骂得不对吗?”凤景瑜摇头,“什么匡扶正道,浩然正气的,都不要急,少年的肩应该担起草长莺飞和清风明月,女孩的眼应该藏下星辰大海和万丈光芒,你们如今这个年纪,本就应当满是美好的事物啊……君陌,多去接触一些新鲜事物,只要不违背人伦道德底线,你可以大胆地去尝试,不要怕跌倒,不要怕闯祸……你的人生还很长,可以受到一些风浪,经历了,跌倒了,爬起来,你才可以成长,你以后的路也会越走越稳……”

凤宸问,“萧尽说的?”

“是不是很惊讶他能说出这些话?明明才十五岁,说的话却老气横秋,有时候,我会有一种他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的错觉……他说的对呀……”凤景瑜叹了口气,语气意味不明,“哪有孩子不渴望父母的爱和陪伴……”

凤宸心里有一丝羡慕和复杂,羡慕那个少年能与父亲这般交流、交心,复杂……“他的父母……”

凤景瑜眼神空远,随即一丝复杂的笑,“他是被收养的,别看他年纪小,可是莲灯圣僧唯一的徒弟,辈份高得吓人,是以,你们唤他一声世叔,不亏!”

凤宸没在问,而是对着凤景瑜行了一礼,“君陌未怪父亲……”

凤景瑜愣住,不敢置信,但看他礼数周道,“你怪也好,不怪也罢,总归回不去了,我们得向前看,其实,我倒希望你像肆玄那样,在我面前,放肆些也好……散漫些也好……”

凤宸沉默,他确实做不来,凤景瑜摆了摆手,“罢了,那样也就不是你了,回去吧……”

凤宸从容不迫的行礼,转身离开。

萧尽才不管天亮不亮,于他来说,更喜欢行走在黑暗之中,黑暗,是最好的保护色。

萧尽这一觉睡到午后,察觉到有人接近他才醒,翻了个身,皱着眉,软糯的声音隐隐染着明显的燥意,“进来!”

刚到门口准备敲门凤煜和凤宸顿了一下,惊讶地对视一眼,推门进来,站在屏风前,目光扫过随意搭在屏风上的暗红色锦袍和玄色腰封,垂眸。

凤宸端着托盘,是两样小菜,一碗米饭和一个锦盒。他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很淡,是糖果的甜混杂着一股淡淡的……奶香?他清楚,这是萧尽身上的味道,昨日里被他制住时两人离得很近,他闻到了这种味道。

凤煜拱手道,“小世叔,淮安同君陌带来一些吃食,还有叔父给您的见面礼。”

“……哦。”萧尽像个无脊椎动物,在被子里拱了拱,又拱了拱,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刚刚睡醒的粘糊和起床气的燥意,“放下吧。”

兄弟俩对视一眼,凤煜示意凤宸放在书案上后,两人又拱手,“那我与君陌就先退下了。”

“……唔……”萧尽又拱了拱,眼睛都没睁,摆了摆手,“晚安……”

凤煜咳了一声,只是无声地笑了笑,凤宸依旧面无表情。两人退出去又轻手轻脚地关好门,走了一段,凤煜道,“不是说没了修为吗,这般敏锐的警觉性,只怕比起你我也不逞多让。”

凤宸依旧无言。

凤煜早就习惯了凤宸的少言,又想到萧尽赖床,摇头笑了,“当真是个孩子……他是何时回去的?”

凤宸答,“清晨时分。”

凤煜摇头,无奈地笑。

一个小弟子走来,对二人躬身行礼,“少宗主,二公子,宗主传话,请二位去言思苑。”

“好,我们知道了。”凤煜点头,二人走着,又对凤宸道,“不知道父亲叫我们去,所谓何事……”

凤宸道,“去了便知。”

凤煜露出一抹笑意,“父亲闭关八年,如今为这位小世叔出关,如今招你我二人前去,想来十有八九跟这位小世叔有关。”

凤宸没有说话。

两人刚到言思苑门前,就听到凤景瑜的声音,“你这是管中窥豹,时间识人,不经一事,不懂一人,他只是爱玩儿些,没有坏心,俊伯,你做了一辈子先生,对待孩子,不是应该多担待些的吗?”

凤景佑端茶抿着,不搭腔,心说要是每个孩子都要我担待,哪里还能教得出来。

凤景瑜没好气道,“真是好泥巴打好灶,好心讨不到好报,劝你不听,以后有你好受的!让你多担待是为你好,那就是个混不吝的,惹毛了他,六亲不认,便是如今他废了修为,那小爷走到哪儿那依旧是爷!”

最新小说: 我的靠山好几座 都市仙帝奶爸 护崽心切的我决定做修仙大佬 林正英的爱徒 大魏读书人 一切从鹿妖开始 仙界刁民 妻子是一周目boss 穿越成女生后的若干事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