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汇合(1 / 1)

王珂为什么敢接受挑战?

因为他本来就想利用这最宝贵的时间,去一揽子解决全排粮食问题,而副连长鲁泽然的挑战题目竟然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这也就是他在途中,不断的提醒战士们快点完成任务,要去干的一件大事。

王珂敢于接受挑战的另外一个原因,即使这次任务完成得不够圆满,那么他们藏在那片树林树杈上的食物,也能够凑个数,不至于全军覆没。

解除完全部装具,十三个人将枪架好,装具整齐地摆放好后,就剩下身上穿的迷彩服,连钢盔都被扣下了。

“集合!”王珂喊道,左拳一举,无线班长黄忠河站在了第一位。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右转,跑步走!”一连串干脆而响亮的命令。

十三位战士成蛇形,迅速地向那片河滩跑去。

半个小时后,众人跑到了宿营地。

“侦察班长,下面我们怎么办?请分配任务吧。”

“好,同志们,我们现在任务很艰巨,必须抢在天亮以前,还剩下最宝贵的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无线班长!”

“到!”无线班长黄忠河大声应道,向前一步站了出来。

“你现在带领三名同志,去把我们昨天编的那个柳筐和匾子取来,在下面的河道上,面向下游,背向上游,铺设堵截网。”

“是!”无线班长手一招,无线班的三名战士出列。

“罗绍环!”

“到!”

“你挑三个同志,去逮那两头狍子,尽可能抓活的。绳子就用悬崖上的那根,下套你会的。”

“是!”罗绍环说完向队列中迅速地一指,“你,你,你!”牛锁柱三个人站出来,四个人立刻悄无声息地跑开了。

其实谁也不知道,牛锁柱的腰带是一根特殊的“皮带”,那是一根祖传的九节鞭,平时是腰带,战时是武器。那次横扫两头狼用的就是它。

“其他同志,由宋睿民负责,全部去抓牛蛙。一个小时后,你们再采一些芦笋和芦根。”

“是!”宋睿民一行人也立刻扎入芦苇丛中。

王珂反身向无线班长黄忠河走过去。

白天已经用石头垒成了一个小坝,所以那个长方形的匾子拿来后,很快就面向下游,头枕上游,斜睡在水面上。而上面又铺了一层白天编好的苇席。

水流的速度很快,这边刚一铺好,就有一条一拃多长的小鱼蹦了上来。接着,一条接一条的鱼儿向上蹦。鱼趁黑夜,逆水而行。它们也是抢时间,想进到这片水湾来。只见银白色的鱼身在月光下蹦蹦跳跳,闪闪发光。

“快,脱两条裤子,把裤腿扎好。”无线班长黄忠河大喜过望,未等别人如何,自己就跑到岸边去脱裤子了。4个战士全部把裤子脱了下来,把裤腿挽上一个结,然后,分别站在上游和匾子两侧。

越来越多的鱼,蹦到匾子上。四个人如同摘棉花一样,一只手拎着裤子,一只手捡着小鱼儿向裤腿里装。很快,4个人的裤腿都分别装满了,最后连王珂的裤子也脱下来。当五条裤子都装不下的时候,小鱼向上蹦的速度并没有减缓,反而争先恐后地向匾子上蹦来。没有想到,这条河里面的鱼竟然这样多。

“脱衬裤。”无线班长黄忠河再一次下命令。

只穿了一条裤衩,站在冰冷的河水里,却丝毫感觉不到身上的冷意。

王珂也在帮忙。他去拖了几块草席过来,放到离河边很远的河滩上,把五条裤子里的鱼都倒出来,腾出装鱼的袋子。好家伙,倒在苇席上足有一百斤。早知道是这样,就不用去逮牛蛙,抓狍子了。

记不清来来回回倒了几趟,反正岸边的苇席也装不下了,此时天已蒙蒙发亮。

“收工!”王珂喊道。

四个人一上岸,冻得牙齿“咯咯咯”地嗑个不停,赶紧穿上湿漉漉的裤子,在河滩上狂奔了几个来回。等缓过劲来。几个人看到摊在芦苇席上的鱼,大吃一惊。足足有六七百斤。

“快,去个人,通知宋睿民他们回来,芦笋和芦根都不用挖了。”

很快,宋睿民四人一身泥泞,也回来了。成果也相当不错,抓了满满一条裤子的牛蛙,也有五六十斤。

“班长,这可能不够吃。要不我们把树上的也取下来吧,凑一凑?”宋睿民一边走一边说。很快也来到了河滩。

借着曙光,眼尖的胡言楼大叫一声:“啊,班长,你们从哪抓得这么多的鱼,啊,我们发财啦!”四个人喊叫着围了过来。

王珂把脸一绷,也没有理他们,“抓紧都把裤子脱下来,装鱼!”

“郞个多,也装不下哈!”胡新锐高兴地说道。

这时,无线班长黄忠河走过来,问:“是的,太多了,装不下,怎么办?”

是的,按照全连人均计算,每人一天三斤,也就是三百斤不到。至少剩下一半鲜鱼。

“老班长,我们不是搭建了有三四个窝棚嘛,编的苇席都铺在河滩上,把这些鱼弄一半过去晾晒,留下一个人看着,其余的我们带走。”

“好。”于是九个人一齐动手,很快在河滩上摆了一大片。无线班长黄忠河正在安排人,罗绍环几个人回来了,老远就喊:“班长,我们也回来了。”

一看他们四个人,两个人抬一头狍子,全是活的。

王珂朝四个人抻出了大拇指。然后说:“这样吧,留下一头狍子,留下两个人。看着火种,看着晒鱼,看着养狍子。其他人带上东西我们走。”

半小时后,当副连长鲁泽然和通讯员小侯、卫生员于德本等的正焦急的时候,一行人从森林深处走了出来,为首的是侦察班长王珂,排在队尾的是无线班长黄忠河,九个人分别穿着衬裤,肩扛着鼓鼓囊囊的迷彩裤,两个人在后边抬着一头狍子。

“装的什么?”副连长鲁泽然问。

“包括副连长,一共八裤子小鱼、一裤子牛蛙、还有一头活狍子。我们完成了挑战任务,请奖励,请指示。”一身腥味的王珂,此时调皮地对副连长鲁泽然笑了。

这次挑战任务啥都不用说了,侦察班,无线班圆满地完成了挑战。

而此时,全连的其他排,还没有一个班回来。

“来,侦察班长、无线班长,还有你们全体人员,都坐到我这边来。说说你们这次按方位角行进的训练路线和过程,让我听一听。”副连长鲁泽然笑意盈盈。

大家七嘴八舌地都在说,看得出来大家情绪都很亢奋,没有一点疲劳。有一个战士跑到自己的装具前,从挎包里掏出三条烤牛蛙,得意地递给了副连长鲁泽然。“来,副连长,你们连部三人都尝尝,我们自己捉的,烤的,这上面还有盐呢。”

“你们哪有的火,哪来的盐?”此时,副连长鲁泽然正咬着牛蛙,吃得正香。

“火嘛,是个秘密。盐嘛,可以告诉你,是从我们尿里提炼出来的。”

“怎么从尿里提炼出来的?啊!呸,呸呸呸!呸呸!”副连长鲁泽然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怪不得这牛蛙香气里有一股特别的味道。

众人齐齐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惊起树林中飞出一片小鸟。

可唯有两位班长一言不发,这本来就是应该做的,没有什么值得炫耀。

副连长鲁泽然很守信,他把两箱军用饼干奖励给指挥排侦察班和无线班。卫生员于德本跑回解放车取回来几条麻袋,众人把鱼和牛蛙装进去,把那头孢子留下。两个班的战士,穿好衣服,背上装具和枪,列队回到自己的宿营地。

走的时候,王珂和无线班长黄忠河商量,把每个人挎包里的吃得全部留下,同时留下罗绍环,等着电话班归来。希望小高带上他们全班,跟随罗绍环,与侦察班、无线班汇合,指挥排不能丢下一个兄弟。

如果副连长鲁泽然够意思,今天侦察班、无线班挑战带回来的小鱼、牛蛙和那只狍子,足够两个炮兵排吃上几天。除了两箱压缩饼干以外,侦察班长王珂和无线班长黄忠河,没有向副连长鲁泽然提任何要求。

包括换一点盐,包括换盒火柴,因为他们都不需要了。那些牛蛙内脏、那头狍子的血,基本上就解决了盐的问题。更何况王珂还有后手,需要的盐再不用从尿液里提炼了。

赶紧回去,把身上和衣服洗净,把野外宿营的窝棚整理好,再让大家美美地睡上一觉。养足精神,抓紧时间,迎接下一步新的科目训练。

侦察班、无线班走了以后,副连长鲁泽然是大发感慨。如果炮兵连的战士都像王珂一样,这个战斗力那是杠杠的。自己在按方位角行进训练科目中,挖的坑、设的陷阱,无一不被他识破,全年只有这两个班提前9个多小时完成科目训练,同时在挑战项目竟然也完成得如此出色。要知道他们是赤手空拳,甚至连个钢盔都没有。然而结果太令人震撼。小鱼是鲜的,牛蛙是活的,狍子是活的,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再看看这两个班战士的士气,个个都很亢奋。看不出来那种疲劳与饥饿。每个人的挎包里竟然还有余粮。甭管那个烤牛蛙上面洒的盐,是不是从尿里提炼出来的?但这种智慧就是战斗力,就是我们野战生存训练的根本目的。等这一次野战生存训练结束后,连队要好好地总结王珂的经验。?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