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庆生(1 / 1)

“哈哈哈……”

众人一齐起来。

卫生员于德本开始给指挥排每个官兵进行身体检查,除了电话班长血压有一点高,无线班长黄忠河胃有一些不适以外,全排身体都很正常。

听到卫生员于德本的报告,副连长鲁泽然还是比较满意。

晚上指挥排举行盛大的会餐,所谓盛大,就是此行副连长鲁泽然带来的白酒。电话班长从下午四点就忙活起来,他搞了四个凉菜:油炸麻雀、油炸花生米、白切粉肠、菠菜豆丝。热菜也烧了四个:红烧肉、麻辣泥鳅、清炖甲鱼、狗肉炖白菜。

四个菜,光听名字就能把人口水馋的流下来。尤其是半个月缺油少盐,从未见过绿色蔬菜、豆制品和主食的战士们,简直吊炸天,连油炸花生米都格外香,一粒一粒地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品尝,大米饭也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碗边上一粒饭都舍不得留下。

更何况会餐还有白酒呢。

这一喝,岳阳班长和电话班长就有些微醺,要不是胡志军排长拦着,几个人非喝醉了不可。

快接近尾声的时候,王珂双手端着碗,走到电话班长的面前:“班长,今天双喜临门,一是我们在部队首长的关怀下成功脱困,二是我祝你生日快乐,这点酒你喝了!”

众人全都傻了眼,包括电话班长。“今天是我生日?!今天几号?”

所有人都不知道今天是几号,星期几。

“今天是1月6号。”卫生员于德水说。

“啊,今天真的是我生日。”电话班长激动地接过碗,一屋子的人立刻站起来,齐齐地鼓起掌,唱起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

这个屋里,有三个人在唱歌的时候,不约而同地看了看王珂。

那就是副连长鲁泽然、卫生员于德本、指挥排长胡志军。

王珂凭啥能知道今天是电话班长生日,而且还清楚地记得日子。在师部农场的这些日子里,所有人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都在为生存而战,而他却在此时送给电话班长、送给全排一个惊喜。

“兄弟,患难见真情,我也是一个老兵了,这次被困,哥哥最佩服的人就是你王珂,难得你记得我的生日,我代表我们班回敬你一个。”电话班长站起来,身后站着电话班的全体战士,他们中好几个人天天跟着电话班长,陪着王珂去找吃的。

大家又是一阵鼓掌,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更何况是吃的,谁没有受过王珂的恩惠?

胡志军排长站起来说:“王珂,我也代表全排感谢你,你是我们排,也是我最骄傲的一个兵,来,干掉。”

副连长鲁泽然坐在那里,抿着嘴笑,他看出来了,王珂在这个排,用自己的实力赢得信任,也得到了大家的尊重。

会餐以后就是汇报演出。

第一节目,就是丰收锣鼓。

全排七个同志上场,岳阳班长司鼓,王珂打锣,胡排敲手锣,一时间锣鼓喧天,几欲把屋顶给冲掉。

副连长鲁泽然双手捂耳,大声叫停。没有人听他的,也根本听不见,足足敲打了有十分钟。打得有模有样,丝毫不逊专业剧团。

钟鼓甫歇,过了好半天,众人耳朵才恢复听力,一齐哈哈大笑。

这锣鼓是宣泄,更是欢庆。

接下来,是侦察班长岳阳的唢呐、板胡联奏。他吹得有样,拉得也有样。连那个开雪地车的师部司机都赞叹,你们指挥排个个是人才,这才艺不调到师宣传队可惜了。

一直到最后,是电话班长表演的硬气功。

也许是酒喝得有点多,这位深藏不露的电话班长,脱去上衣,把几道铁丝缠在腰间。然后就是运气,他双手抱拳、蹲下再直立,脖子上青筋骤然暴起,随着“一二三”,腰间的三道铁丝“怦怦怦”全部被绷断,屋子里响起一片叫好声和掌声。

副连长鲁泽然目瞪口呆,他从来没有想到指挥排藏龙卧虎。只会做饭的电话班长竟然也有这么一手。

根据安排,明天副连长鲁泽然将带车,随同师部的雪地车返回,同时把即将退伍的岳阳班长和电话班长都带回连队。

晚上,副连长鲁泽然和指挥排长胡志军沿着门前的雪路,一边散步一边进行工作交流。

“老胡,明天我们就设法回去,师部、团部都等着我们的回音,另外两位班长复员,你们排怎么安排?”副连长鲁泽然在征求指挥排长胡志军的意见。

“侦察班长的位子,我建议由王珂担任。电话班长的位子我建议由他们班的小高担任。只是侦察班的大郭不用太可惜了,能不能在炮兵排安排一个位子?”

“你的意见,我会带给连长和指导员。”

“另外,我想知道,我们排的任务什么时候结束,需要我们在这里过年吗?”

副连长鲁泽然点点头,“目前看是这样,只有等开春了。接防的连队和农场场部上来了,你们才能走,而且直接进山,参加每年一次的野外驻训。”

野外驻训,就是在离部队几十公里外的西山,驻扎当地农村,进行山地实弹训练。

“好的,另外我个人有一件事,下次连队送给养的时候,能不能给我带几支笔和一些报纸上来。”

“哎呀,这次光顾着带吃的、喝的,却忘记了你们这两个月连张报纸都没有,我下次给你们带台收音机上来,把你们的信件也带上来,哎,你要毛笔干什么?写春联?”

“不是,我打算好好练练毛笔字,我的老师是晋代书圣王羲之的嫡传后人,我要是不把毛笔字练出来,都对不起我的老师。”

“呵呵,行,我记住了,我找一下王珂聊聊。”

“好,王珂,王珂,你在哪?你们看到王珂了吗?”指挥排长胡志军向着那边的屋子喊。

此时的王珂,正和卫生员于德本在一起,躲在仓库里,两人谈着分手以后的点点滴滴。

“你的身体没有再出现发烧吧?你的关节还肿吗?”

“完全好了,而且记忆力和反应都感觉比以前更好。”王珂实话实说。

“诶,我问你,你要如实和我说,你是怎么知道电话班长今天过生日的?”

“以前听他们说的,我就记下了。”

“你没有说实话。”

“信不信由你,上次我在连队帮助文书誊抄全连的花名册,谁的我都知道。”

“越说越没谱,那我的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你的生日比我差两天,我是阴历8月16,你是阴历8月19,对不对?”

“不对,是差三天。”卫生员于德本笑了,“不过王珂有一件事,你可抵赖不掉。”卫生员于德本觉得这一次应该能抓住他的死手,不承认也得承认。

“哪件事?”

“就是你以前和我说的那个机耕站,后面原来是池塘,池塘里填满了马粪,马粪底下有王八、黄鳝和泥鳅。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农场现在一匹牲口都没有,早就没有人知道马厩的事。你怎么这一次想起来,带人直接去挖鱼呢?”

王珂哑口无言,呆呆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天黑,卫生员于德本一定会看到王珂满脸的尴尬。

“老于这件事啊,你不知道我知道啊。你忘啦,场部卫生所老所长跟我关系好着呢,他当年还在这个鱼塘里钓过鱼呢。”王珂撒起谎来脸都不红,反正天黑也看不见。

“我明天也回去,要不要我给你带些东西?”卫生员于德本问。

“你帮我代寄几封信吧,春节到了,我得给家里,给挂念我的人报个平安吧。另外,也请你给连长、指导员、一排长、二排长、事务长、还有文书、通讯员小侯、炊事班长周大光等等关心我们的同志们,都代问个好。”

“好的,那我下次来,你个人需要带些什么吗?”

“嗯,带点牙膏和肥皂,给我们带点一扫光。”

“一扫光是什么东西?”

“治癣的药,这里湿气重,很多同志都起了湿疹。”

“好的。”

其实王珂还有一支肤轻松,他舍不得用,那是吴湘豫给他的,这里面的珍贵别人是不知道的。

说到这里,只听到那边胡志军排长在喊自己的名字。

“我在这里!”王珂大声地答应着,一边对卫生员于德本说:“排长找我,回头聊。”

王珂从大仓库里出来,副连长鲁泽然迎了上来。“王珂,是我找你。”

王珂跑过来,立正伸手就要敬礼,副连长鲁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走,陪我到处转转。”

两人折回头,沿着铲出来的雪路,向外面走。

“王珂,你要对自己严格要求,积极向组织靠拢,那个申请书写了没有啊?”

王珂知道副连长鲁泽然对自己关心,不好意思地说:“写了,写过好几份了。”他知道副连长鲁泽然问的是自己入党申请书。

“哦,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以后不要惊讶。”

副连长鲁泽然神情很严肃,王珂停下脚步看着他。

“你在你们这批同年兵中,表现得特别优异。你是第一个立功受奖的,也是连队重点的培养对象。但是我们支委会研究过,在你们同年兵中,你可能不是组织确定的第一批发展对象。”

“啊!”王珂站住了。

“连队对你有更大的培养目标,希望你能经受住考验,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工作状态。”

王珂万万没有想到,副连长鲁泽然给他带来这个消息。

但想了一下,他还是说道:“副连长,你放心,从思想上加入组织,是我毕生的追求,我会接受组织上的任何考验。”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