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惦记(1 / 1)

王珂不敢往下想,但有人在想。

第一个就是卫生员于德本,他一直对王珂的异常给予了高度关注,因为好多地方都刷新了他的认知,从当赤脚医生开始至今,体温计爆表从来没有发生过,王珂对一些事物的感知,如果是蒙的不可能蒙得那么准,而且还不是孤立的一件。

他把王珂给的那丸药,从气味到味觉,他都反复研究过,气味辛辣,舌头触碰,酸甜苦辣全有,成分之复杂,根本分析不出来。太不可思议了,这种和大力丸差不多的药,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药性之烈,让孕妇和孩童嗅一嗅都会发生危险,这就不得不让他重新对这丸药给予重视了。

王柯告诉他,那位老中医说过,每七天最多只可吃一丸,这是什么原理?闻所未闻,王珂误吃三丸,竟然高烧不退,逼出身体中那黏糊糊、油腻腻的东西又是什么?这些被逼出来的东西,来自身体的哪个部位?是大脑?是脏腑?还是血液?

这三丸药让王珂发生的变化有目共睹,这些都是中医之谜?

于德本好在还不知道王珂还吞服了那只蟾蜍吐出来的黑丹。要是他知道这件事,恐怕更加无解,更加迷茫!

第二个惦记着王珂的人,是副连长鲁泽然,他对那次炸鱼事件一直耿耿于怀。王珂不可能靠做梦,就能知道自己想要炸鱼,自己有一只爆破筒,自己上船后那船桨会自动断掉落水,王珂一定会幻术,很可能是民间的某种特异功能。

再加上他那耸人听闻的高烧,离奇的两次失踪。这个兵身上的秘密太多,多得令人不敢相信,多得让人诧异!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江湖秘籍,到处都是。

王珂也许知道更多的秘密,鲁泽然副连长一直想找王珂好好地聊聊,这些秘密,他要是自己不说,无人知晓。现在既然是天赐良缘,有幸结识身边的异人,为什么不去抓住这些机会呢?

副连长鲁泽然对王珂的秘密,十分好奇,也特别感兴趣。他听说天机不可泄露,王珂说不准就拥有某种特异功能,只要走进王珂的身边,一定不会吃亏。这种人,未来一定有震撼的人生。

还有一点,副连长鲁泽然也非常感谢王珂,毕竟无意中救过自己一命。

第三个是场部卫生所的卫生员吴湘豫。这丫头越来越惦记王珂,她感觉王珂与自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缘分,上辈子是一起打过猪草,还是一起牧过牛羊?也许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上辈子的冤家!

为什么这么说呢?那个寒冷的夜晚,一件军大衣裹不住呼啸的寒风,他心甘情愿地让自己抱在怀里,如同抱了一盆火炭。自己在医务室里用听诊器听他的心跳,每当一触碰上他的胸膛,他的心跳就会加速,很明显他对自己也是有感觉。

她从来不与别人分享所爱,为什么偏偏对他不吝关怀?她有意无意地打听王珂的一切,她惊讶这个新兵蛋子,竟然是工人出身?而且她还知道了王珂是独生子,母亲在解放前就是地下工作者,家庭有着良好的背景,而他却十三四岁就自己谋生,勤工俭学,靠着自己的力量读完高中,然后就是当兵。

他不认为王珂发高烧是一种特异现象,那全是王珂钢铁般的意志表现,因为她曾亲眼目睹他高烧40度时,即使抽筋,也不哼一声!他有着比常人更为坚毅的毅力,而且他总像一个闲不住的人,农场几次成立突击队都有王珂的身影,连队官兵上上下下,没有不喜欢王珂的。大胡子田连长、丁指导员、排长胡志军都为这个兵,来找过场部医务所的主任。

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一个有潜质的男人。所以她打定主意,明天请假去安城,为王珂买药,还准备给他买一些零食或日用品。

三个惦记王珂的人很遗憾,都没有让王珂能惦记他们,因为王珂根本不知道。

吃过晚饭,农场的技术员来找大胡子田连长。

“田连长,有件事想找你帮个忙。”

大胡子田连长一看是农场的技术员,肯定是要干活呗!全连刚刚从麻地回来,干部战士都在洗漱。

“技术员,请说。”

“是这样的,我们有十亩地,是育种基地,现在想找些人,把一些农家肥送过去!”

“怎么送呢?”大胡子田连长问。

“汽车是没办法送的,场部有一辆大车可以拉,但是现在农场已经没有牲口了。”

“那倒是没关系,我们用大车送。”

“那太好了,估计也就是十车左右。”

大胡子田连长抬起头,看了看天色还不晚,如果抓紧点,晚上七点左右就可以干完。“胡排长,带上你们排去跟技术员帮忙。”

时候,鲁泽然副连长走上前来,“连长,这拉大车可不是一般人能拉好的,还是我过去吧,这驾辕拉车,我在行。”

“那好,辛苦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大胡子田连长叮嘱完,就回连部去了,因为明天还要去麻地砍麻,他要和丁指导员商量一下,收割完麻地以后,成立秋种突击队的事。

胡志军排长和鲁泽然副连长,此时开始准备工具和大车。可是王珂这时候突然焦躁起来,他隐隐的有一种不安,因为刚才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场景,拉满肥料的一辆大车正跑着,一侧车辕突然断了,有个人被车轱辘从身上碾过去了,他吓得一哆嗦,太可怕了,车轮底下的人却看不清楚到底是谁?

“排长,我也去吧,我今天一天都在磨刀,全连就我体力最好。”王珂大声地向胡志军排长请求,不等回答,就站到了队列中。

胡志军排长看了看王珂,他说得没错。

“好,带一些背包绳,带上铁锹,我们出发。”

胡志军排长和副连长鲁泽然,随同技术员到了农场场部。技术员先把众人带到仓库旁边,指着一架大车说:“车就在这里,拉上它,肥料在仓库后面。”

几个战士走上前?把背包带拴在大车的两侧。趁这个时间,王珂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大车的两个车辕把手,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车辕把都是硬杂木做的,虽然风吹雨晒,但依然是很结实的,王珂暗暗地想,也许是我神经过敏了,也许那个场景根本就不准。他记得很清楚,在那个场景中,是右侧辕把断的。

于是,王珂站在了左侧辕把旁边,战士们把这个大车推到了仓库后面,很快装满了一车农家肥,王珂抢先一步,站到大车的两个辕把之间,他准备来驾辕。

“去去去,都让开,你们哪会驾辕?”副连长鲁泽然走上前,推开了王珂。然后自己站进去,双手一使劲把两个车辕把手扶起来。

“副连长,这车把有危险,我来吧!”王珂站在副连长鲁泽然的面前,一脸的严肃。

副连长鲁泽然一激愣,他知道王珂不会乱说,于是他低下头来向两个车辕把手仔细地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行,王珂,我会小心的。”

大家拉的拉,推的推,很快就把这车农家肥,送到了育种基地。

很快,两车,三车,四车都拉完了,中间胡志军排长换了一下鲁泽然副连长,两名干部坚决不让战士们碰一下,而王珂从头至尾,一直紧紧地抱住车的左辕把。

还剩最后一趟,副连长鲁泽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王珂,那意思仿佛在说,你说得不准吧!而王珂呢,此时那种不安越来越强烈,但眼瞅着最后一趟也出发了,啥事没有。

战士们眼看胜利在望,不知谁带头呼喊了一声,大家齐声喊加油。

大车跑了起来,驾辕的鲁副连长情绪也被调动起来,大声地吆喝,大踏步地跟着大车跑起来,前面有一条小沟,车在过沟的时候颠了一下,就在这时,只听“咔嚓”一声,车的右侧车辕把应声而断,失去重心的大车带着副连长,就向右侧歪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直站在左侧车辕把边上的王珂,借势一脚,向右踹开了鲁泽然副连长,同时把左侧的车辕把手,向怀里一带,大车顷刻间被生生地向左扭过来,直接把王珂卷入车底,载着千把斤肥料的大车,惯性不止,车轱辘硬生生地从王珂的胸部碾过,而这一切全部被车后面的胡志军排长看得一清二楚,大车冲出去五六米远,一头扎到地面上。车后面王珂脸色苍白,直挺挺的倒在那里一动不动,被车轮搓破的左手掌正在流血。

“王珂,王珂……”胡志军排长第一个冲上前,他抱住王珂的头,而被王珂一脚踹出去的副连长鲁泽然,也倏然间明白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因为王珂提前就告诉他这个大车把很危险,他爬起来冲向了王珂,怪不得这个兵一直站在左侧,他已经精准的预测到是右辕把折断。

这个兵再一次用自己的命,救了他的命。

王珂此时双眼紧闭,农场的技术员也慌了,好好的大车把怎么会断呢?

“快快,送医院!”鲁泽然副连长声嘶力竭,帮着胡志军排长,背起王珂就向场部卫生所跑。?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