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最后赢家(1 / 1)

这朱由检也算是受了无妄之灾了。

刚才朱由校那个话,说得虽然是很好听,但那里面的意思却是很残酷。

朱由校的意思就是,要圈禁朱由校。

从此以后,如果没有必要的话,这朱由校甚至不能够离开他的信王府。

至于期限是到什么时候,那还真的不好说,就得看朱由校的心情啊!

只是朱由校上到了殿上之后, 回过头来看向温体仁。

自从刚才开始,这个皇极殿就变成了朱由校的主场。

现在看到了朱由校的眼神,温体仁心里已经慌了。

自从那两个证人被带上来之后,温体仁几乎是没有说过任何的话。

因而那两个杀手的表现,也在向天下人昭示着,朱由校没有冤枉过,周奎和阎鸣泰中的任何一个人。

那周奎和阎鸣泰两个人,真的做出了参与弑君之事。

温体仁痛哭流涕,开始大声嘶吼。

“陛下,臣知错了,臣也是受奸人所蒙蔽啊,臣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竟然犯下了如此的大罪。”

温体仁死定了。

虽然现在没有查到任何温体仁,跟那周奎和阎鸣泰之间有什么关系。

但就从他那么热衷为这两个人奔走,就可以看得出,他跟这两个人的关系,一定极好。

如果他说他是无辜的,别说朱由校信不信,在场的文武大臣, 就没有一个相信的。

说不好,私底下还真的有什么,他们没有查得到的事情。

就更不要说, 这温体仁在东华门外,还有大量不该有的言论。

“温体仁,你不是那兵部侍郎阎鸣泰和周奎的好友吗?”

“你不是坚信那两个人是清白的吗?”

“如今,事情的是非曲直,已经十分清楚了,朕就更不可能再留你。”

“但是,朕念你也在朝廷待了很多年,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

温体仁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几分希望,他不断地叩首!

“谢陛下!”“谢陛下!”

“先别着急谢,你先听朕讲完。”

“朕派出锦衣卫同知许显纯,马上查抄你的家里,如果你的家里浮财不超过十万两,那么就只死你一个。”

“如果你家里的银两超过十万两,那你是那你就让你的家人,一起陪着你上路吧!”

温体仁彻底呆住了!

大臣们也彻底呆住了!

说是朱由校已经开恩了吧,但是这个恩,又没有完全开。

现在这个压力就给到温体仁那边了。

但是大家看这个温体仁的死样,这个事情估计也是悬了。

朱由校的命令一下,大量的锦衣卫开始行动了起来。

锦衣卫同知许显纯带着人, 立刻封锁了温体仁的家里。

然后大量的锦衣卫开始冲进温体仁的府中各院,翻箱倒柜。

温体仁的家人,就像天塌了一样。

这老爷高高兴兴出门去,怎么回来的是一大群锦衣卫呢?

很快,锦衣卫就从温体仁家里的各处,发现了大量的银两。

我们把这些搜刮出来的银两,放在了温体仁的院子里面,堆得就跟一个小山一样。

锦衣卫同知许显纯看到这一座银山,心里面有点感慨,这温体仁也是死定了。

别说十万两,他们就是这样一看,这个银两就绝对不可能少过二十万的。

锦衣卫同知许显纯带着人轻点完银两,很快又回到了皇极殿。

“陛下,根据微臣搜查了这温体仁的家中,足足搜出有二十八万三千五百七十六两之多!”

朱由校也有点惊讶,这大明的官还真是肥呀,穷的只是朝廷而已。

温体仁此时,已经跟一条死狗没有什么区别了。

“温爱卿,朕已经给了你机会,不过你不中用啊!”

“你不过就是一个区区的礼部侍郎,竟然也能藏有那么多的银两,这银两都快要比上真的内帑的。”

温体仁心里面无比的后悔。

他没想到为周奎和那兵部侍郎阎鸣泰说话,想要从中刷一刷声望,竟然有那么大的有那么大的风险。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再次冲在前头。

他甚至会投靠到魏忠贤的麾下,做一个阉党。

或许他做一个阉党,会给他这样不停的刷声望更有前途。

起码如果只是当阉党的话,是不用满门抄斩的。

这个朝议,就这样落幕了。

每个离开皇极殿的大臣,都感觉到不虚此行。

朱由校大获全胜。

他不但弄死了,想弄死他的兵部侍郎阎鸣泰和周奎,还直接借着这个机会圈禁了朱由检。

可以说,这为他以后,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可是这个事情看是过去了,但又没有完全过去。

因为这个事情的余波,还影响的很远很远。

还待在锦衣卫大牢里面的国国子监监生陈良海,此时正在悠闲地躺在草堆上,看着那一扇小小的窗。

他相信,他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因为他知道这个事情,已经闹得很大,甚至天下臣民都在关心着这个事情。

甚至陈良海已经猜到这个事情的结果,那就是他们大获全胜,阉党倒台,那个昏君只能够将他放了。

陈良海自己心里估计,有了这一次刷的声望。那么他以后如果进入了官场,仕途肯定会变得十分顺利。

这一次这个罪受的值啊!

只是让他有点想念春月楼的小桃红了。

陈良海只是在这里待了两天,但是他却感觉到,好像待了很长时间一样,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去消遣消遣了。

不多一会儿,一队锦衣卫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锦衣卫来到了牢房前,开始打开他牢房很大门。

陈良海笑了。

他很是自然地站了起来,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你们这些阉党走狗,终于要把我放了。”

“我就说过了,我辈中人心中有正义,不畏惧你們这些鹰犬走狗。”

“我这几天,在这里受了那么多的苦,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一次我从大牢里面出去之后,肯定会向天下人诉说,你们锦衣卫是如何的残暴不仁的。”

这些锦衣卫都无语地看着陈良海。

就陈良海身上这个样子,连皮都没被刮破,搞得好像自己在这锦衣卫大牢里面,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