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弑君者(1 / 1)

孙元化没想到这一出。

让他和徐光启那么惊讶和激动的事情,竟然在朱由校的面前,仿佛就是再小不过的事情了。

朱由校甚至没有一点点的激动。

孙元化大为惊骇。

难道陛下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也会有这样的结果?

孙元化心里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事情。

大明朝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皇帝年纪轻轻的就死了。

但是也没见太祖皇帝,帮助他们诈尸啊!

怎么到了陛下这里,太祖皇帝就帮助了他诈尸了呢!

如今看来,这当今的陛下果然不凡。

光是这份气度,就足以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

孙元化一脸敬佩地看着朱由校。

“是臣浅薄了,还请陛下恕罪!”

朱由校微微露出点笑容,他对孙元化还是很满意的。

这栗色火药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心里自然是十分了解。

所以他才能够如此处之若素。

可是没想到,这不经意间竟然在孙元化的面前装了个比。

“此时虽不大,但也是份功劳。”

“你过两天再来一次,朕这两天又收获到了一笔银子,大概有五六十万两吧!”

“你先拉回去,拿出一万两,作为你和你手下人的赏赐。”

“另外,兵工厂该买什么的买,该建什么的建,不要替朕省钱。”

显然,孙元化听到这个事情,又愣了一愣。

按照以前的传闻之中,这朱由校可是很抠的。

没想到现在一出手,就是一万两的赏赐。

随后,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朱由校,觉得陛下突然又得到了五六十万两银子的事情,实在不太靠谱。

“陛下,你是不是说错了?”

“你是得到了五万两吧!”

朱由校看了一眼孙元化冷笑了一声。

“滚。”

霍维华的事情,朱由校已经知道了。

这一次,他们又从霍维华的府中,抄出了五十多万两银两。

这只能说大明的贪官,那是真的肥啊!

历史上,李自成杀进京城的时候,从各个大臣和勋贵的府中,抄出了八千多万两。

要是说,这些文武大臣没有贪官,那他是半分都不相信的。

与此同时,几百东厂骑兵,也已经赶到了清泉山。

东厂番子将清泉山团团围住,清泉山的道人都显得十分惊慌。

虽然他们是一个道观,但是按理说,该交给东厂和锦衣卫的保护费,那是从来都没有少交过。

何况,就是是少交了保护费,来的东厂番子也不应该是那么多。

东厂番子的档头马贇,直接登上了清泉山的正殿外。

如果不是存着几分对神灵的忌惮,他还真的能够带着骑着战马踏进三清殿里面。

这清泉山的主持黄龙子赶紧跑了出来。

“这位将军,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我清泉观协助吗?”

那马贇居高临下地看着这老道士。

“你们这清泉山,是不是有一个叫青玄子的?”

黄龙子愣了一下。

他心里马上就明白,肯定是这是青玄子搞出了事情来。

“回禀将军,那青玄子的确曾经在我清泉山挂单。”

“但是大半个月之前,那青玄子已经离开清泉山,去向不明了。”

大半个月之前,正是朱由校魂归天际的日子。

马贇再对比一下这个事情,要是说那青玄子身上没有屎的话,那才是怪事。

“给我搜!”

数百东厂番子一涌而上,把整个清泉山道观搜了个底朝天。

他们手里有那青玄子的画像。

可是东厂番子搜完整个道观,根本就没有一个跟着青玄子画像中,有同样特征的人。

马贇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知道这个事情大了。

因为找不到青玄子,就等于这个事情的线索已经断了。

两个时辰之后,魏忠贤从皇宫外,赶到了皇宫内。

他诚惶诚恐地跪在了朱由校的面前。

“陛下,奴婢办事不力,霍维华这线索没了。”

朱由校皱了皱眉头。

“详细说说!”

“霍维华那里,招出一个道士青玄子。”

“但到了青玄子那里,我们竟然找不到这个人。”

“我们查了青玄子的很多记录,询问了很多道观的道人,都不知道青玄子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他们只知道青玄子出手阔绰,也很熟悉道家经典,听闻他还十分擅长医术。”

朱由校看着面前的魏忠贤,心里着实是有点不太满意,

但是知道他也知道,这个事情不能全怪魏忠贤。

因为对方竟然敢搞弑君这样的大事情,那就肯定已经想好了。

到底应该如何去做,才能够将自己置身于事外。

所以这线索断了,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这并不代表朱由校就会这样,放过幕后的主使。

他在这殿内来回踱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

“朕给你一个人,你好好去查一查他,如果有什么线索,就回来告诉朕。”

随后,这朱由校冷漠地盯了魏忠贤一眼。

“这个是你最后机会。”

“如果朕给了你机会,你不中用,那朕可就要换人了。”

魏忠贤被朱由校的眼神,吓得打了个啰嗦。

他不敢再直视朱由校的眼睛。

“陛下放心,这一次的事情,奴婢亲自去坐阵,定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夜幕已经慢慢降临了。

京城在一处官宦人家处,来了另外的一名位高权重的官员。

那名官员的脸上有些紧张。

虽然这宅子布置得十二分富丽堂皇,但是他却没有一点点欣赏的意思。

他只是定定地看着这宅子的主人。

“老夫得到了消息,现在魏忠贤那群人正在查青玄子的事情。”

“我们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也不难怪这官员那么紧张,毕竟这是意图弑君的事情。

万一这事情爆了出来,他们全家上下不会有一个蚂蚁能够活下来。

可是那宅子的主人,却显得不怎么紧张。

“那个制造仙药的青玄子,现在怎么样了?”

“我手下的人,在他办完事之后,已经把他给处理了。”

宅子主人听到这话,放心的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

“只要这个事情处理好了,那朱由校无论怎么搞,都绝对查不到我们的头上。”

“只是可惜了,这一次我们没能够把那朱由校给宰了。”

“下一次,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