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曹婕妤(1 / 1)

孙元化走了,带着他满腔的幽怨。

他明白,当这个火炮名字传出去之后,他肯定会为是仕林所不齿。

他本来还想做一个流芳千古的大臣。

恐怕从今天开始,所有的大臣都以为他是那种,奉承朱由校而不知廉耻之人。

如果不然的话,怎么连天启皇帝金枪不倒的名字,都给整出来了。

不过孙元昊心里也不得不敬佩,这就由朱由校臣下的本事,确实高强。

虽然猪有效这样闹好像只不过是在华众取宠,只不过是在借着这个火炮名字,满足自己恶俗的心态。

但是他只要这样子做了,那他的名声也就臭了。

以后他要是想投靠东林党,那将变成一件绝对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

因为东林党最爱惜自己的名声,绝对不会接受一个名声已经烂大街了的奸臣,加入他们的阵营之中。

孙元化心里面感慨,人家都说这朱由校是个昏君。

谁又能够知道这朱由校的本事,远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加厉害

从此以后,他就只能跟着朱由校一条路混到底了。

朱由校看着这孙元化的背影,心里只觉得暗爽。

他这个天启皇帝金枪不倒炮出来,肯定是横扫天下所有的火炮。

的那么好的火炮,他这个冠名权,那绝对是不能够交给别人的。

但是其实孙元化想的那些七的八的,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其实他本来也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而已。

一时之间,朱由校有点无聊。

他闲来无事,便吃了点糕点。

吃完了糕点之后,朱由校便觉得饱暖了。

饱暖了之后,自然又该想内啥了。

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那怎么称得上是一代昏君呢?

这样的话传出去,岂不平白败坏了他昏君的名声?

可是他应该找谁呢?

朱由校突然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了一个容貌长得十分标志的女官。

他心里一动,突然想到,这正是他刚刚醒来的时候,帮他按摩头部的那名宫女。

从朱由校的眼光来看,这宫女绝对说得上是貌美。

不说这脸蛋,光是说这身材,也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了。

一身宫女的服装穿在身,那个真的是有前有后,看得朱由校食指大动。

如果放在后世,那也是妥妥的,一个拥有无数舔狗的女神。

可是如今,貌美宫女却像一朵长在花园里的雏菊一样,任朱由校采摘。

朱由校指了那名貌美宫女。

“你过来,其他的退下。”

其他的宫女太监,听到了这个话,都羡慕妒忌恨地看着那貌美宫女。

大家知道,这宫女今天是走运了。

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老实地离开了乾清宫,只留下来那一名貌美的宫女。

此时的貌美宫女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忐忑。

她当然清楚朱由校想要干什么。

她不能拒绝,也不想拒绝。

哪怕这个事情其实是有点不太合规矩的。

但是陛下又什么时候,跟别人讲过规矩?

因为飞上枝头当凤凰的机会,仿佛已经在向她招手了。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做曹静。”

“今天可曾进过午饭了?”

“回禀陛下,奴婢还不到进食吃饭的时候。”

朱由校看了看,现在时间也确实还早。

“你占了一个早晨,想来也已经累了。”

“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留在这里吧!”

“朕下面给你吃。”

曹静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马上就闹了一个大红脸。

朱由校心里感觉到有点惊奇。

她听明白了。

虽然曹静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实战,但是私底下听一直在宫里面当值的小姐妹们,把这些玩笑可开得飞起。

所以她自然明白朱由校的意思。

“奴婢没有试过。”

“没试过不要紧,朕教你。”

曹静看着朱由校脸上有点期待的表情,只能够听话地朱由校走了过去。

一刻钟之后,朱由校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什么天启皇帝金枪不倒之类的,也只能够是一个美妙的说法而已。

就他这样的伟男子,也不过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什么穿越之后金枪不倒,一夜十次,那通通都是骗人的。

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多锻炼呢!

那曹静把口中之物吐在手帕上,看着朱由校眼睛里满是怨怼。

她今天在这里用这种方法伺候了朱由校,但是这将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朱由校本质上没有要了她。

那她的名分,甚至都不会有任何的提升。

甚至他还会因为今天的事情,受尽别的宫女太监的嘲笑。

朱由校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吃干抹净不当一回事的事情,他做了也不要紧。

不会有任何人拿这个事情来为难他。

但是朱由校认为没必要。

“好了,你也不要用这个表情看着朕了。”

“今天晚上,你来侍寝吧!”

曹静听到这句话,心里面大喜,连忙点了点头,脸上笑魇如花。

“谢陛下!”

朱由校看见他如此可爱,心里面也来了兴趣。

“你家中还有什么人吗?”

“回禀陛下,奴婢家中还有父亲母亲,兄弟。”

“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奴婢的父亲在辽东当游击将军。”

朱由校听到这个话,眼睛眯了一下。

曹静的父亲姓曹,还是个辽东的游击将军。

不会真的那么巧合吧!

“你的父亲,不会是不会叫做曹文诏吧?”

曹文受刚好是个游击将军,这在明军的序列之中,也不能算是低级军官,甚至不能算是中级军官了。

朱由校知道曹文诏,实属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现在只剩下的,那就是是不是的问题了。

“回禀陛下,那曹将军正是奴婢的父亲。”

朱由校点了点头,心里突然高兴了起来。

这曹文诏和他的侄子曹变蛟,那可是那可是了不得的人才呀!

他之前也想过要用什么办法,将他们调到京城里面来用,如今刚好他们是曹静的家人,那就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理由了。

一个时辰之后,乾清宫传出了一条旨意。

皇帝朱由校宫女曹静,在通报给了皇后张嫣之后,已经封她为婕妤。

并且朱由校下旨,召曹静的父亲曹文诏,堂弟曹变蛟进京。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等到在曹文诏和曹变蛟进京之后,自然另有他用。

这条命令倒也没有什么,无非就是皇帝睡了个女人,打算给这女人的父亲和堂弟一点点好处而已。

也没有谁对这条命令有所质疑,这本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半个月之后。

孙元化终于在城外的新兵工厂,鼓捣出了朱由校交给他第一种东西。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