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关于我成为赛马这件事 > 第261章 缘,妙不可言

第261章 缘,妙不可言(1 / 1)

第261章 缘,妙不可言

“说句实话...”陈莫奢的脸色有些发白,在回到马房之后,陈莫奢总是会不自觉地回想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这让他实在是后怕不已。

若是当时他掉了下来,会不会在那种混乱的局面之下,受到十分严重的伤势。

陈莫奢稍做了几个假设,只感觉后背发凉,随后有些心悸地看着陆长肆:“我真的是开始理解黄庭羲的感受了,那是骑师里的勇士啊,比我爸厉害...”

魏白在陈莫奢的身边安静地站着,自知理亏的他在听了陈莫奢的一番话后连忙蹭了蹭陈莫奢。

‘抱歉嘛...别这样啦...’魏白眯起了眼睛,‘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陈莫奢抬起了被魏白蹭的那只胳膊,用另一侧的手将魏白轻轻推开,语气中有着些许埋怨:“现在知道错了,刚才为什么那样,不知道我也很重要么...”

陆长肆在一旁看着陈莫奢,突然不知为何就忍不住有了几分笑意,甚至从嘴里未经允许地溜了出来。

“你笑什么...”

“就是觉得...你有点可爱...”

“?”陈莫奢的眼睛立刻瞪大,原本还稍微靠近陆长肆、远离一些魏白的身体,在转瞬之间便凑到了魏白的身边,眼神里面都带上了许多的震惊。

陆长肆没有察觉到自己说的话的不对劲,也疑惑地看着反应很大的陈莫奢。

两个男人,在马房之中,就这样沉默地对视着。

“今天训练的怎么样?”李一道就在这逐渐怪异起来的氛围中插入了进来,魏白还是第一次见像李一道这样的厩务员,性子总是忍不住的犯懒,他回马房也有了一小段时间了,李一道竟然才发觉。

“还好...”陆长肆的目中有着些许隐晦的感激,他刚才已经发现了陈莫奢的异样,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询问,李一道的到来,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就成,我把他收了的...”轻声说着,李一道从陈莫奢手中接过了魏白的缰绳,随后带着魏白往洗马区走去。

踩着马房中的石板路,魏白末了回头看了一眼陆长肆与陈莫奢。二人分立在马房过道的两侧,彼此安静,没有一个人在说话。

‘奇怪...’魏白也不多想,转回头来随着李一道前进。

......

躺在马厩里,魏白很是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腿部因为用凉水浸泡过,所以有些凉凉的,让魏白感觉很是舒服。

稻壳在背上和腿上沾了不少,这是方才魏白打滚的时候给自己沾上的,但由于懒惰,魏白虽然有些痒,却没有选择站起来抖一抖身子把那些稻壳抖掉,而是选择稍微忍一忍,继续躺着。

陆长肆和陈莫奢已经离开了,两个人离开时的表情各异,明显都怀揣了些许心事。

唯有李一道依旧是一副没心没肺的中二模样,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呼风唤雨地念着各种让魏白都开始尴尬的中二台词。

“嗒嗒嗒...”一阵马蹄的声音在马房外面由远至近,逐渐清晰,这让完全躺着的魏白有些好奇地稍微抬起了脑袋,而马厩外打着游戏的李一道也短暂地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来。

“今天怎么从这边过来了...”埋下头继续玩着手机,李一道朝着那匹马上的骑师问道。

“没什么...”那名骑师的声音听起来很虚,这让魏白的好奇心愈发重了,想看一看那骑师的模样,但是躺下之后的懒劲,又让魏白实在是起不来,只好继续躺在马厩中听着厩外两人的对话。

“走那边多方便啊,离训练场近,还离马厩近,离洗马区也近...”李一道轻声吐槽着,而那名骑师则是没有接话。

金陵牧场的马房设计的很长,所以两侧的大门一般只有各自两侧的赛驹会用来进出,这样会让整座马房更有序一点,避免产生拥堵,这也是李一道有此番话的缘由。

“嗨,估计就今天这一次...”骑师顿了一会儿后还是犹豫着说道,那明显的在隐瞒什么的感觉,让李一道“嗯嗯”简单回应了两下后就没了下文。

“嗒嗒嗒...”由于李一道发问而停下来的马蹄声再度响起,转眼便来到了魏白的马厩前。

好奇地抬起脖子,魏白看向了自己的马厩外。

一匹鹿毛的、身形较之其性别十分高大的牝马,正眨着一对略含慵懒的丹凤眼看向了魏白。

明明是刚训练完,却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身上的些许汗迹,也只能证明它刚刚经历了训练,但没能给这匹牝马带来任何的负担及压力。

魏白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眼神中的慵懒不见了,眼睛稍微眯起了一些,其中多了一两分促狭,嘴中还发出了一声很好听的“哦?”

声音有一两分妩媚,但是兼具清冷,高贵与傲气充斥其间,又将那媚意打散,似在撩拨心弦,却又似拒之千里。

魏白敢肯定,如果马也有声控的话,绝对会立刻拜倒在对方蹄下,这声音简直就超纲。

牝马几步就消失在了魏白的马厩前,但是魏白却没有缓过来劲,他有了些许不祥的预感,只因为对方眼中的那点促狭之意。

“真是奇了怪了...”李一道大概是在游戏里死了一次,有了功夫去想游戏外的事情,“明明以前每一次都是从那边来的,今天什么情况...”

“这有啥好纠结的,我也是服了我自己。”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的李一道还是没琢磨出来什么,索性也就不想了,但他说的话却让魏白的瞳孔微缩。

那匹牝马,明明就是自己在训练场中帮助的那匹牝马,自己在这座马房也住了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对方的原因大概率便是对方从来不从这边离开或者进入马房吧。

魏白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趴在稻壳上,让自己的呼吸尽量平稳,他之前还打算着睡一小会儿的。

合上眼,没有什么困意的魏白在漆黑的世界中安静着,他在等待,等待自己的困意到来...

“李一道!帮个忙!”

魏白有些无奈地睁开了双眼,即便闭目了有个二十分钟,魏白还是没有什么困意,反倒是过道另一端大声地呼喊让魏白更精神了一些。

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稻壳,魏白就看着自己的厩务员微微变了神色地站了起来,随后站在了过道的中间,似是在等待什么过来。

“嗒嗒嗒...”有些耳熟的马蹄声有韵律的传来,其中夹杂着方才那声呼喊的主人的声音。

“你干嘛啊...”“你跑这边来干什么?”诸如此类的话语。

不过几秒,那匹鹿毛的牝马便已经拽着它的厩务员站到了魏白马厩旁边的马厩门前,淡然地瞥了一眼魏白后,便注视着它的厩务员。

“干什么!”那名厩务员明显有些生气,朝着他来时的方向拽着牵马绳,但是那牝马丝毫不理厩务员的拉拽,只是很从容地站在那间马厩门前。

“额...”李一道此时也走到了那名厩务员身边,有些无奈地说道,“你字是眷这次是想干什么...它每次犯犟谁都拦不住,还不如顺它心意来呢...”

“不知道啊...”那名厩务员听了李一道的话也不再拽了,只是有些无奈地看着那牝马,“你字是眷真是让我操心死了,也幸亏只在场下犟,这要是在场上,那更头疼。”

‘你字是眷...好耳熟的名字。’魏白在心底默默念了两遍,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你字是眷此时依旧面朝着那间马厩门站定,随后看了看愁眉苦脸的厩务员后,用脑袋顶了顶那间马厩门,这一举动让一旁的李一道有些不确定地挠了挠头。

“你说它会不会是想搬过来啊?”李一道轻声问道,随后又有些犯愁,“这是给锁画之香留的位置啊,别让你字是眷给占了啊...”

那厩务员也有些不确定,但是当他尝试性地打开了那扇门之后,便彻底确定了下来。

迈着优雅的步伐,你字是眷缓缓走进那间马厩,环视了一圈,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一道和那名厩务员的目光都有些呆滞,随后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茫然。

他们完全无法理解你字是眷为什么突然就想换一间马厩住了,对于马而言,哪间马厩不都是一样的么。

“算了...这件事我去跟老板说一声吧...”那名厩务员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反正都算是他的马,他同意就没问题了...”

“不是,那你让锁画之香去哪里啊?”李一道的声调稍微尖了一些,他对这件事情的发生感到既不可思议,也有一些好笑。

“先在那边待着吧,实在不行的...”那名厩务员耸了耸肩,“反正四月隔壁就空出来了,都是在隔壁,哪边隔壁不是隔壁呢...”

魏白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只感觉匪夷所思。

‘你们这也太随意了吧,计划都是可以这么随便更改的么?’

还未等魏白吐槽完,隔壁的马厩里就已经传来了声音。

“原来是一匹小马啊,难怪这么勇...”

魏白转过头,你字是眷正感兴趣地望着自己,还稍微扬了扬头,示意自己过去。

咽了口唾沫,魏白挪动步伐,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那边走去。

你字是眷笑意渐起,愈演愈浓,嘴角的弧度也愈发洋溢,上下打量了一番魏白,还如同方才环视了新马厩之后一般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声音放柔和了一两分,但其中的贵气丝毫未减,好似只要是它在,其它马就应该位它之下,狭长的眼眸在此刻也成了衬托它仪态与威严的利器,让魏白不太自然地扭过头去。

“黄金天选...”

“黄金天选啊~”声音微微上挑,有了些许危险的意味,“你字是眷,我允许你称呼我‘眷’...”

“记住了,你是第一个哦。”

‘?!’

(本章完)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