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视战神 > 第四章 奇药镇

第四章 奇药镇(1 / 1)

奇药镇,在西辽帝国于南朝帝国交界处,这是一个有着数千人口的小镇,这里土质独特奇至,肥沃,很适合药物生长。出现多不少神奇妙药。也有过不少的真人奇事,所以名如其来。

曾经此地让两国为此战火百年之久,奇药镇如果成为一国所用,那国力上能有巨大的提升,所以两国对此地一直虎视眈眈。

当年两国兵力雄厚,不过南朝帝国占据地理优势,数百次交战,虽然让西辽帝国死伤惨重,但南朝帝国也为此伤经动骨。

由于双方都禁不起这样的消耗,最终协商此地为药商之地,化为在南朝帝国,但协商规定,野生奇药,种植,培养,只能百姓,商人,自由化。不允许国有化,建立了一个两国之间的最大奇药交易市场,每天拥有极大的人流动量。

夕阳西下,天空慢慢消褪失去耀眼光芒,张族府一栋小房顶上坐着一位身形单薄,白衣少年,他的面无血丝带点淡黄,没有太多的表情,配合整个五官还有那么点俊俏,有种距人之外。家族之人看他眼里呈现出异色,他并不理会,毕竟他前世是个二十多岁之人,而且还是宗门之后。身份尊贵,你对我绕道而行,我视你如空。

他挽起衣袖,皱眉的看着双臂处有着许多花生壳般大小的小凸股,有时会突然间的胀痛。

似乎又比上个月大了一点,为什么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摇摇头叹气道。

他叫张此凡,名字相似,仅差一个字,也许是巧合。从前世圣龙洞中被巨龙吞噬后,来到了这个大陆。

只记得自己刚出生后,被一位雍容华贵,五官精美,满脸悲伤泪流的妇人,从怀中把自己递给另为老者,那妇人必是自己的生母,她面容至今都还刻印在自己的脑海里,至于那位老者的样子就记不清。但问到母亲时,父亲说母亲去了很远的地方。近几年间回不来。

父亲名天荣,每天忙于家族药务之事,早出晚归。在自己五岁那年,有位中年人带随着一群衣着统一的青年少男少女来到张族府。

对方是南朝帝国,两大宗门之一的耀光宗。不久后,父亲迎娶了一位宗门刘管事之女,名刘丽妃。这位管事掌管着宗门旗下不少的药物琐事。由此拉拢药商和亲,也为宗门所备。

对于张族府有那么一尊强势后台。视乎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也让父亲在家族的地位步步高升。坐上了族长之位。

对于张此凡的认知,这很正常,在前世张子凡身为宗门之后,都已经见多不怪了。家族能有个宗门势力结亲,可以少了很多麻烦,当然对方也是有目的性的。张族府的药物可是整个奇药镇种植经营最广的,奇药对于宗门可是何等重要,两者差不多是有着互相互利吧,再过了几年那管事之女给父亲生下了一男一女。

在来到这片大陆几个月大后就开始慢慢观察这里的人于事,到了两三岁时就开始学习这里的文字,语言跟前世差不多。就是字体感觉比前世更加古老些。截然不同的是这里修炼的不是真气,而是灵气。

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可以激活天启,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魂器,不过自己却什么也感觉不到。因为自己天生灵脉闭阻,无法修炼。

在自己六岁时,跟同年人一样到了修炼的年纪。

有一天父亲带来了刘管事跟几位中年人到家就餐,几人便是就耀光宗,宗门之人,看着不像普通弟子,在晚饭后父亲把自己推荐给这几位中年修者。

一位体型消瘦年长的修者,用灵气探测张此凡体质如何时,顿时面色诧异。

在这块大陆,对于灵脉闭阻之人基本少之又少,就算没有加入门宗的平民百姓也能在初体界。

初体界至少拥有着强悍的体质。不像张此凡现在这样需要每天跑步锻炼来强健身体。随便拉来一人都能把他潦倒。

在奇药镇周边,张此凡也会是修者门比喻的异类,人人皆知。

所以张此凡,凡是出门身边总跟随着位面色暗黑的一位中年修者。实力非凡。张此凡称呼他黑叔,是他父亲最信任的几位亲信之一。

六岁之后,他便就开始了每天天亮起,来跑到家族种植奇药山地之下跑一圈。

回来洗澡吃饭后,就在家族后院水湖边钓鱼。到了下午时顺着湖边那颗合欢树树枝爬到屋顶坐着看夕阳西下。偶尔被隔壁华西村,药灵堂少堂主拉出去逛逛。

对于前世圣龙洞中的符文,他也随手写出几个问过父亲,父亲当他小孩故找趣事罢了,然而父亲回答也是不知。

像张此凡14岁这般年龄的人都已开启了自己器魂,自己自身原因,却年纪轻轻过着养老安安稳稳的日子。

还好,国家算得上国泰民安。上一世打打杀杀的日子过得还真不是那么轻松,连老婆都没有娶一个就这样死去。这辈子就多娶几个吧,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岂不是一件好事。张此凡满脸邪笑着。

这不是张此凡的自我安慰,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这里悠闲生活。经常想起前世父亲,师兄弟们,宗门之事。独自发呆的一坐就是一下午。

他伸了个懒腰,起身叹息道;算了,不想了,想也没用。轻轻拍拍屁股,沿着树枝爬下了地面。

夜晚……

一家人吃着晚饭晚,张此凡看着体型肥胖,衣着尊贵的父亲,怎么看也不像一位六渡修者的样子,不过跟他药商巨头的身份还是最为合适。

他扒完碗里最后一口饭起身道:父亲我吃饱了,我先回房去了。

此凡最近身体有没有感觉不适,我叫你大同叔配练的丹药,明天就可以送过来了。父亲露出满脸微笑关心道。

对于张此凡的体质问题,这位族长父亲始终不放心。张此凡心里非常欣慰感激。

哥哥这个鸡腿给你吃,一道柔声细腻声音,嘟起樱桃小嘴,手里拿着一只大鸡腿。这是管事之女跟父亲的女儿张田儿,今年三岁。

张此凡嘴角微翘。

那是我的给我放回去,一脸肥肉,睁大眼睛的对着灵儿喊道,父亲看着这位小儿子,怒道;张记,你碗里不是有吗?张记微微低下头,

张此凡看都不看他一眼,对着被凶受怕田儿,张此凡爱怜道:哥哥不吃,哥哥吃饱了,田儿要长身体要多吃。

对于这位小妹,自己极为疼爱,心疼。尽管被她母亲百般阻挠,甚至打骂,不要来找自己玩,他总是趁她母亲不注意时悄悄离开来找自己。有时张此凡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放回去,你不吃给你哥吃,别给没用的人吃。那妇人严厉道。

田儿似乎眼泪子都快掉下来了,慢慢的将鸡腿又放了回去。

夫人你这是,哎,张天荣对于这位夫人,饶是无奈,在整个家族,只有在这里没有啦话语权威。

那妇人对张天荣怒色一眼。

父亲您慢用,张此凡转身走出了屋外。张此凡都已习惯了,在这妇人来到张族之后从没给张此凡好的脸色。不过张子凡也同样如此。

张天荣想说什么,却被那妇人瞪了回去,欲言又止。

张此凡来到房屋,跟往常拿出本厚厚的书翻看着。直到睡意将至,烛光熄灭。

早晨…

两道身影走进张族府,少爷回来了。一位老者躬身问道,这是华西村来张族府做长工的牛伯,他在张族府工作了十多年,也是看着张此凡长大的。

嗯;牛伯早。张子凡微微点头,

张此凡洗完澡,吃了饭后来到了湖边,打算开始了默默安静的钓钓鱼吹吹风。

田儿你怎么在这里。

田儿托着腮帮坐在湖边望向水面。听到张此凡的身音,立刻就蹦了起来,哥哥回来了,我今天想吃鱼了。

以往张此凡钓到的鱼很少自己吃,只有张灵儿想吃时就偶尔做几道红烧鱼。基本都给了牛伯。

好,今天哥哥就钓一条大鲤鱼好不好。

好好,小女孩拍着手掌,满是欢喜。

不一会就钓了两条两三斤重的鲤鱼。玲儿蹲在那儿玩弄着鱼儿。

少爷,少爷,

张此凡起身问到,牛伯什么事,

少爷那灵药堂的郭少爷过来找您了,

哦,你去让他等等,我待会就过去,张子凡刚起身准备收渔具,

小小凡你又在钓鱼呀!一道憨厚的声音传到张此凡耳中,身高近两米大汉从院门走了出来,满脸憨笑。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