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面具(1 / 1)

萧尽看着赵丰年,“赵大人是科举出身吧?”

赵丰年不明所以,点头,“自然。”

负着手,扫了一眼还爬在屋里地上的杜宸,缓缓开口,“可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

赵丰年疑惑,摇头,“愿闻其详。”

萧尽依旧负着手盯着杜宸,“一个农夫在寒冷的冬天里看见一条蛇冻僵了,觉得它很可怜,就把它拾起来,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用暖热的身体温暖着它。那条蛇受到了暖气,渐渐复苏了,又恢复了生机。等到它彻底苏醒过来,便立即恢复了本性,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了恩人一口,使他受到了致命的创伤。农夫临死的时候痛悔地说:我想要做善事,却由于见识浅薄而害了自己的性命,因此遭到了这种报应啊。赵大人,细品……”

出了赵家,凤拒霜道,“这个故事是讽刺那些恩将仇报的恶人和帮助恶人的伪善的人?”

“不,”萧尽摇头,“是告诉我们,不要相信任何人,凡事留个心眼,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是争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人心隔肚皮,经历的越多越明白,无情点并没有错。”

凤拒霜点头,又道,“话虽如此,但……人与人之间若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意思呢?”

“信任与否真的那么重要吗?”萧尽负手,微微侧头看他,唇角勾着招牌的笑,桃花眼深沉如黑洞,“古往今来,被最信任的人背后捅刀子的事发生的还少吗?能伤你入骨的人,往往都是你最熟悉的人,不了解你底细的人,是不会轻易打你主意的,你说呢?带上面具信任所有人,摘下面具审视每个人,入山不怕伤人虎,只怕人情两面刀。是蛇都冷血,是狼都无情。”

凤拒霜笑着点头,“说最温柔的话,打最狠的架,拒霜佩服!”

萧尽看他,笑,“我不会打架。”只会杀人。

好像看懂他的意思,凤拒霜抖了一下,原来这位才是狠人!惹不起!又想到什么,“这种恶毒的诅咒,真的没有办法反噬施术者吗?”

闻言,凤宸也看过来,萧尽摇头,“何必多此一举?诅咒一破,施咒者就会受到反噬,只不过这个诅咒不算厉害,所以反噬也就不会立杆见影。但就此事而言,受不受到反噬已经无关紧要了。”

可不是,就这小爷那一脚,不会比受到反噬好受,更何况,经过今日,赵家人也不会放过他了。“那……您是如何看出那孩子的身世有蹊跷……”

“我要说看相,你信吗?”萧尽睨着凤拒霜,道家的东西,他可不是只会符篆的。

凤拒霜顿了一下,笑了,也不知道他是信还是不信,不过那并不重要。

告别凤拒霜,已是午时,两人在小镇上吃了东西,萧尽要拉着凤宸去听戏,被后者严词拒绝了,傍晚萧尽又在夜市玩儿了起来,忍无可忍的凤宸丢下萧尽自己去投宿。

因为第二日要早起回墨山云海,逛了大半夜的萧尽索性就没睡,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招了几个女鬼。

“见过小爷……”几个女鬼战战兢兢地跪在萧尽面前,整个鬼都在发抖。

不能不怕啊,这位小爷,可不像看着这么好相与的,一个不开心,就会让她们魂飞魄散,阴司还不会管的那种。

听一个游荡上百年的老鬼说,这位爷曾经因为一个红衣鬼在他睡觉的时候出来吓他,被这位爷挥一挥手,魂飞魄散了,红衣鬼啊,在鬼魂等级中,那算是厉鬼级别的了。

这么说吧,鬼魂从低到高分别为灰心、白衫、黄页、黑影、红衣、摄青、鬼将、鬼王。红衣以上就属于厉鬼级别了,除了怨气大、吞噬其他鬼魂、杀人之外,要靠自己修炼,没个几百年修不成。

还有说之前有一个鬼吏惹到他,对他出言不逊,也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阴司那边连过问都没有!并且听闻阴司那边还下了命令,冥界一应所属,在这位面前,均不可放肆。便是那黑白无常见了他,也得屈膝跪下,恭恭敬敬地唤一声“小爷”!

能挥手间就把一个红衣鬼打得魂飞魄散,能让冥界放话要礼遇的人,那能是谁都能惹的?

目光打量几个女鬼,挑了个死的完整,长得还算看得过去的,“你留下,其他的都回吧!”

“是……”其他小鬼迅速隐去身形,远遁而去。

而剩下的小鬼也跪在那里,动都不敢动。

萧尽抬手掐诀,暂时给她凝了个实体,然后挥手间,一堆衣服落在女鬼面前,“这些,洗干净。”

女鬼愣了,也不敢多问,抱着那一堆得有十来套的衣袍跑到河边,小心翼翼地洗起来……

没错,萧尽招鬼,就是因为……没衣服穿了,都该洗了……

他这么做,也不是第一次了,而是自从他有这个能力之后,本着不浪费劳动力的原则,就开始了奴役鬼的日子……

不得不说,这个白衫小鬼还是很贴心的,洗完后还用微弱的鬼力将衣服烘干了,萧尽很满意,看了眼东方隐隐升起的紫气,天要亮了,“挺会做鬼的,想不想去轮回?”

女鬼愣了,随即激动地问,“我……我可以吗?”

按说人死后,鬼魂被阴差鬼厉带回冥界,也有很多执念太深、怨念太重等种种原因而在阳间滞留,或成为等级高的鬼,或消散掉。这个女鬼,也是因为执念太深,一心舍不得自己年幼的儿子,如今儿子已经娶妻生子,她想入阴司,却也难了……

萧尽唇角勾着招牌笑,“小爷我说可以,自然可以。”

女鬼忙跪地磕头,“多谢小爷!多谢小爷!”

萧尽隔空画了一道黑符印在女鬼背上,是卧弥勒印记,凝而不散,之后抽取空中灵力,以灵力为引在空中写下一篇往生咒,闪着金光的梵文绕着女鬼一圈钻进了她的身体,女鬼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

最新小说: 我的靠山好几座 都市仙帝奶爸 护崽心切的我决定做修仙大佬 林正英的爱徒 大魏读书人 一切从鹿妖开始 仙界刁民 妻子是一周目boss 穿越成女生后的若干事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