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臭屁(1 / 1)

萧尽放下筷子,竖起一个手掌,另一个手掌迅速合并,双手合十竖在凤宸面前,语气轻缓无奈,“凤二公子,我错了……”

凤宸平静且顺势接道,“家训,抄十遍。”

萧尽一头栽在桌上,一手坚起一个大拇指……

“今晨,是你吹奏的梵行音?”凤宸问。

听到凤宸的话,旁边正在用膳的小弟子们都竖起了耳朵,今晨的梵行音他们也有听到,一直以为是少宗主吹的,没想到二公子这么问,是听出了什么?

萧尽爬在桌上点头。“你怎么知道是我?”

随着他的点头,那些小弟子无不睁大的眼睛,真的是他吹的!他竟然会吹凤氏三绝曲中难度最高的梵行音!他打哪儿学来的?!凤宸垂了眸,“墨山云海只兄长御笛,与你风格不同。”

萧尽直起身子,一脸的得瑟,“怎么样,是不是比淮安吹得好听?”

说实话但与兄长比较,单论技巧,萧尽确实技高一筹,或许说经验丰富更加纯熟更为准确,但两人风格不同,一个湿润优雅,一个霸道刁钻。凤宸看着他一脸的得意,突然不想如他所愿,只给出两个字,“尚可。”

众弟子也是一惊,二公子很少夸人,一般得他一句“尚可”便已是极大的肯定了,想来这位小爷技艺确实很高了!

萧尽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凤宸,理直气壮地将他的“尚可”当成“精湛”来听,臭屁的自夸道,“那是必须的!小爷我是谁,一首曲子自然不在话下!”

凤宸不想理会脸皮厚到城墙都无法比拟的萧尽,将碗筷收拾好,离开了。

日子如流水,转眼十多天过去,七个少年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成长确实很快,已经从六品升到了七品。

是夜,后山浅湖畔,萧尽坐在火堆旁吃着烤鱼,喝着小酒,看着几个少年在不远处练习他教的剑阵,唇角含笑,见时间已经到了寅时初,“好了,收工了!”

几个少年跑过来,凤白洛问,“小爷,我们练的还行吗?”

“还缺少默契,不够熟练,总的呢,就是练的还少。”萧尽拍了拍手上的灰,站起身,“这个呢是急不来的,多练就好,不过你们先生留的课业也不能落下,不然,凤老头儿就没有这么大度了……”

“什么意思?”凤怀瑾是真楞啊。

“笨啊!”凤长欢拍他的头,“我们天天夜里折腾,先生怎么可能不知道?就算先生不知道,少宗主和二公子也肯定知道的!先生只是默认让小爷教我们,但我们一旦触及了先生的底线,我估计新账旧账就要一起算了。”

他们天天夜里游荡,凤老头儿早就知道,萧尽有一天清晨回去的时候还碰到过他呢,只不过是看自己做的事对他凤家有益,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这几个小子也争气,没有在课堂上犯过困,课业也没落下,不然,那老头儿哪有这么好说话!“行了,都回吧!赶紧去睡觉。”

几个少年颔首,行礼之后快速离去。

将火堆灭了,才慢悠悠地走到药泉,掐决布下结界,脱衣服泡澡,只不过这次有些尴尬,因为穿好衣服,边束腕带边撤掉结界时,抬头看到了一身白,目光落在衣摆绣着的银色竹纹上,萧尽缓缓抬头,扬着招牌的笑,“早啊……”

凤宸上下打量他,没有发现任何灵力波动,才道,“结界?”

萧尽顿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是,没有灵力,结界是怎么弄出来的,“那个啊……听说过上清宗吗?”

凤宸道,“道宗之首?”

萧尽边束腕边道,“上清宗的道术。”

“不需要灵力?”凤宸问。

“需要,但不用引灵入体,”说着,示范一般隔空画了一个符篆,“只需引灵入符……”

凤宸没有再说话,萧尽问他,“你今天这么早?”

“下山除祟。”说着,凤宸将佩剑洛尧靠在一旁的石头上,去解自己的腰封,忽然想到什么,停住手,扭头看着萧尽,不语。意思很明显,请你离开。

萧尽却说,“除祟?我也去。”

凤宸不语,依旧保持那个姿势。

见他的样子,萧尽翻了个白眼,边走边道,“我在山门等你。”

凤宸垂眸,顿了一下,手上的动作才继续。

两人在山下灵樨镇吃了豆汁油条,才往目的地去,不得不说,这些日子时不时拉着凤宸出来开小灶,凤宸似乎没有之前那般严重的抵触人群了。

赵知府家门前,一位浅蓝衣着的青年等在那里,二品自在人境。萧尽一眼便看到他左胸口处那个带祥云的“凤”字,想来,这是凤家的外事弟子的。

“二公子。”待二人走到跟前,那人对着凤宸躬身行礼。

凤宸颔首,那人看向萧尽,目光扫过那一身红衣,心中已然有了答案,却还是问道,“这位公子?”

萧尽负手站在凤宸旁边,唇角带笑,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样子,“萧肆玄。”

那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又是躬身一礼,“原来是小爷,小人凤拒霜,这个据点的负责人。”

“什么情况?”萧尽下巴指了指前面的府门,赵府。

“哦,是这样的,这次的事主是知府赵丰年,他的公子赵元坤一年前忽然疯了,看过许多大夫,都没有个所以然,赵知府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找上我们。”边说着,看到赵府出来个了中年人,又道,“这是赵府的管家。”

三人被管家带进去时,赵丰年家中已然老少齐聚了,见到凤拒霜,目光打量三人,“凤管事,这两位就是……”

凤拒霜介绍道,“这是我们二公子,君陌公子,这位是……”他顿了一下,似乎在思索怎么介绍,“肆玄公子。”

赵丰年忙着拱手道,“原来是君陌公子和肆玄公子!家里的事还请几位公子多多费心,事后老夫自会奉上谢礼。”

凤宸微微颔首,不语,交涉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凤拒霜。

最新小说: 我的靠山好几座 都市仙帝奶爸 护崽心切的我决定做修仙大佬 林正英的爱徒 大魏读书人 一切从鹿妖开始 仙界刁民 妻子是一周目boss 穿越成女生后的若干事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