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燥动(1 / 1)

修行之人六识远胜于常人,几人站在原地看着二人走远,将二人的谈话听在耳里,许久,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在视线,凤煜摆手让弟子们回去休息,扭头问凤景佑,“叔父,这位小世叔?”

凤景佑示意兄弟俩回去,三人边走边说,“听说过,未见过,这萧肆玄啊,年纪小,修为高,性子差,嘴巴毒,护短霸道,嚣张不羁,只叹世事无常,七岁的逍遥地境,修为一朝尽散,身负重伤。你们父亲倒是对他一见如故,上赶子做了人家的义兄……”

凤宸这次不仅是诧异,还有些许惊奇了,七岁的逍遥地境,这是何等天赋……

凤煜点头,“难怪了……”难怪面色苍白,毫无灵力波动,七岁便已经踏足逍遥地境,可见天资之高。就连被称为世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天资卓越的君陌都被远远甩开了。

后山的浅湖边,火堆上烤着鱼,萧尽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一手垫在脑后,一手拎着轻尘觞,看着空中闪烁的星空,嘴角勾着漫不经心的笑容。

翻动着火上的烤鱼,喝了一大口酒,凤景瑜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有酒有肉有朋友,果然还是这样的生活才舒坦啊。”

巡夜至此的凤宸在不远处看着两人,不知是许久未见父亲了还是好奇天资奇高的萧尽,亦或是渴望两人之间轻松愉悦的气氛,没有移步离开,只远远的看着,听着。

凤景瑜警觉的回头看去,见是凤宸,对他招了招手,后者顿了一下,缓步走了过来,正好听到萧尽笑凤景瑜,“闭一个八年的关,还是四品的逍遥地境,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凤远之,人贵自知啊……”

凤宸垂眸,作揖行礼,“父亲。”

萧尽愣了一下,扭头一看到来人,眸光里有什么一闪而过,虽然面色无变化,心中却是波澜大惊。

虽然没有灵力,但他的警觉性是在不知多少次的生死战中练出来的,便是凤景瑜这些顶尖高手都比不上,可是,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凤宸的靠近!

萧尽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凤景瑜没发现萧尽的心思,指了指一旁的石头,示意凤宸坐,后者依言坐下,他嘴里才一本正经的回答,“我修的是心,什么都不懂。”

萧尽回神,“不是我看不起你,修心当以净心为主,你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在修一百年也那样。”

“我又不出家,”凤景瑜好像看的很开,“做个俗人,修身收心,不飘不浪,差不多就行了呗!”

萧尽好似惊讶,“这就是你闭关八年悟出来的?你照着我悟的吧。”

“去你的!萧肆玄,我劝你做个人!还照着你悟,你要点儿脸吧!”凤景瑜边笑骂边将烤好的鱼递给萧尽,后者接过递到凤宸面前,“看在你一把年纪的份儿上,你说啥就是啥吧。”

凤宸顿了一下,并未接,“不必。”

凤景瑜挑了挑眉,他的拒绝在意料之中,目光扫了一眼萧尽旁边躺着的几个空酒坛子,“小爷,唱个曲儿来听啊……”

见他不要,萧尽拿回来自己吃,听到凤景瑜的话翻了个白眼,“你说唱就唱啊,小爷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凤景瑜随口接道,“是是是,咱们小爷随便起来不是人!”

一根鱼刺扔过去,“滚!”

凤景瑜挑眉,诱惑他,“唱一曲呀,什么条件都行哦……”

“把他给我,”萧尽下巴往凤宸那边抬了抬。

“果然你随便起来就不是人!”凤景瑜凤眸深深,竟打上君陌的主意。

将鱼骨扔在一旁,“我在北国期间,他要随叫随到。”

这俩人一个蛮不讲理,一个刻板严肃,就看谁技高一筹了,这么想着对凤宸吩咐,“君陌,肆玄远来是客,陪同的事宜就交给你了。”

凤宸只得点头,“是。”

萧尽目的达到,心情极好,快速将手里的鱼吃完,扔掉鱼骨头拍了拍凤宸的肩,“跟着爷混,有肉吃。”

看向落在肩上那只苍白纤细的手上,目光凉凉,那根根手指还沾着鱼肉屑和油渍,凤宸往旁边挪动身子,离他远了一些。萧尽挑了挑眉,收回手挠了挠眉尾,清了清嗓子,又躲回大石头上,“山间一老人夸我有慧根,收我为徒传授学问道袍穿上身,原来这老人上仙入凡尘,太上老君方现本尊带我登天门,东天门,西天门,追日月赶星辰,南天门,北天门,道童怎知恋凡尘,灵霄宝殿翻个身,众仙无人嗔,蟠桃园里打个滚,贺王母寿辰,泼猴作势提兵刃,好个弼马温,老君他听闻,笑我太天真……”

凤宸听着萧尽奇怪的小曲,不知不觉听的入了神……

凤景瑜看他的样子,眼神有些复杂,若是他当初不曾将君陌推给二弟,那他是不是也跟眼前的萧肆玄一样,活泼、顽皮?“话说,小崽子,你哪儿听来这么多好听的曲儿啊?”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在十方世界游荡了万年,听过见过的,太多了。萧尽扫了端坐在凤宸一眼,“凤宸,大半夜的你怎么也不睡觉?跟我一样昼伏夜出?”

凤宸抿唇,“巡夜。”

看他那惜字如金冷漠疏离的模样,萧尽就想逗他,甩手一个酒坛子扔向他,后者下意识接在手里,才意识到是酒,冷漠的目光看向萧尽,后者缓缓的笑,语气依旧漫不经心,“请你喝。”

闻言,凤宸的目光似乎冷了一些,“墨山云海,禁酒。”

萧尽哈哈大笑,对着凤景瑜扬了扬眉,“听到没有?墨山云海禁酒!身为宗主,不仅没有以身作则,还明知故犯,罪加一等,我看啊,你就是你们凤氏四千戒规的漏网之鱼。”

“咳!”凤景瑜瞪了萧尽一眼,他儿子还在呢,小崽子,一点儿都不知道给自己留面子啊。

萧尽笑着,难平在指尖转啊转,凤景瑜目光落在骨扇上,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目光一点点沉下去。

最新小说: 我的靠山好几座 都市仙帝奶爸 护崽心切的我决定做修仙大佬 林正英的爱徒 大魏读书人 一切从鹿妖开始 仙界刁民 妻子是一周目boss 穿越成女生后的若干事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